戒指、项链、手表……在三亚国际免税城一楼的卡地亚柜台前,小兰(化名)一边买单刷卡,一边用微信视频直播着整个买单过程。

近日免税城人头攒动,其中不少是像小兰一样的“直播客”。“看他们拍照就知道是代购,有些都是熟面孔了。” 一位销售人员告诉记者。

记者上前询问是否可以代购,小兰打量了记者一番,小声回答“可以”。“今天(免税)额度不够了,明天还有。需要买什么,微信上发给我,现在不方便多说,最近查得很严。”她边说边环顾四周。

在卡地亚柜台的正后方,竖立着海关的“郑重提示”——以牟利为目的为他人购买免税品,轻则三年内不得享受离岛免税购物政策,纳入相关信用记录,重则追究刑事责任。

但是免税城的商家并不排斥代购,“只要他是用自己的额度买,我们不在乎是不是代购。”那位销售人员说。海关打击,商家默许——对代购的不同态度,体现出各个利益方之间的微妙关系。

千载难逢的免税新政让业界翘首期盼,磨拳擦掌。2025年前“全岛免税”的宏伟蓝图更是吸引了众多玩家提前布局。海南省三部门已经宣布采用招标等方式新增离岛免税购物经营主体,一众A股上市公司宣布申请免税牌照,目前保持着垄断地位的中免集团也正在加紧海口“巨无霸”免税项目的建设,绝不会将既得利益轻易拱手让人。

但是,如果没有代购,普通消费者能够撑起海南免税市场吗?记者在海南的走访中发现,虽然海南免税政策不断释放出利好,但无论免税商场本身,还是海南整体的旅游配套,吸引力都还有待提升。在购物走向全球一体化、消费渠道越来越多元的今天,海南免税品的价格、品牌、数量都没有体现出不可替代性。

海南离“免税天堂”还很遥远。

代购与新政齐飞

7月1日起,海南开始实施调整后的离岛旅客免税购物政策,离岛旅客每年每人免税购物额度提高至10万元,取消单件商品8000元免税限额规定。据《海南日报》报道,7月1日至13日,离岛旅客累计购物16.8万人次,购物总额9.03亿元,日均购物旅客1.3万人次,日均购物额7000余万元,比政策实施前日均购物额增长三成。

这些成绩单背后不乏代购的“功劳”,其中一部分来自海南本地。小兰自称是三亚当地的导游,在朋友圈每天晒出珠宝首饰、苹果手机、皮具箱包的代购信息,包括记者遇到她那天的卡地亚账单。不过,这并不是这个月才开始的,今年春节之后,她便开始在自己的朋友圈内提供代购服务。“有人问我为什么朋友圈都是带货信息,今年旅游业没得做,只能带货。”

如今离岛免税额度提高至10万元,对于代购和普通消费者,都是一种刺激。对于代购而言,商品价格越高,代购费也越高,动辄几万元的珠宝首饰是代购的首选。在三亚免税城,宝格丽(Bvlgari)、蒂芙尼(Tiffany)珠宝店门口排着长队。西班牙品牌罗意威(Loewe)正对着这两家珠宝店,“柜姐”对记者说,珠宝店门口排队的很多都是代购。记者在蒂芙尼店内看到,标价最高的商品超过40万元。柜姐表示,超过10万元免税额度的部分需要补税,但价格有折扣优惠,总体算下来比有税商店划算。

因此,一个人10万元的免税额度如果用来购买珠宝,买不了几件就超额了。小兰会使用朋友、同事的额度在免税店代购,但熟人圈子可以借用的额度总是有限,免税额度便成了有价值的东西。她时不时以300元的价格征集离岛机票——根据海南离岛免税政策,旅客在购物时必须已经购买离岛机票、火车票、船票,离开海南本岛但不离境时凭身份证件和机票才能在关口提货。

如果游客在海南时正巧是生日当月,购物会享受额外的折扣,这意味着同样的10万元额度可以购买更多商品,因此这类离岛机票的报酬高达1500元。

小兰透露,也有旅游从业者组织人员从外省进海南岛,目的就是取用他们的免税额度。不过她没有透露“人头”的报酬。

小兰常常跑腿的三亚国际免税城,只是目前海南的四家免税城之一,另外三家分别是海口美兰机场免税店、海口日月广场免税店、琼海博鳌免税店。在海口日月广场免税店,则是另一番光景。

这家免税城位于海口市中心、海南省政府正对面。记者观察到,周五的白天商场门庭冷落,不少店铺里店员比消费者多。然而,夜幕降临之后,这家免税店逐渐热闹起来,在香水化妆品柜台前结账的人开始排队。这与当地居民上下班的时间一致。

张鹏(化名)和妻子推着婴儿车来逛店,妻子想挑选一些化妆品。张鹏告诉记者,他们是海口本地人,虽然政策规定包括海南省居民在内的所有人,必须在离岛时才能在机场等关口提取免税商品,但是实际上“只要你认识机场的人,就可以提货,不用出岛”。这一说法也得到小兰的证实。

不过,虽然代购为免税城和商家贡献了不少的销售额,但他们却属于海关严厉打击的对象。

7月6日,海关总署发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关对海南离岛旅客免税购物监管办法》,明确以牟利为目的为他人购买免税品或将所购免税品在国内市场再次销售的、购买或者提取免税品时提供虚假信息等违反海关规定的情形,3年内不得享受离岛免税购物政策,并纳入相关信用记录;组织、利用他人购买离岛免税品的资格和额度购买免税品谋取非法利益构成违反海关监管规定或者走私行为的,由海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关法》等有关规定予以处理,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四天后,7月10日,海口海关缉私局联合地方公安机关在一次打击行动中,打掉离岛免税品套购组织团伙6个,抓获涉案团伙首要分子6名,查获带货“人头”39人,在海安港码头、新海港码头、三亚海棠湾免税店等地现场查扣涉案离岛免税化妆品、箱包、配饰等千余件,扣押手机、电脑等相关证据材料。经初步查证,自今年6月以来,这些团伙利用他人离岛免税额度,组织购买离岛免税商品,向市场出售、牟取非法利益。

专职在海口代购的王莉(化名)对记者说,自从7月免税新政出台,海关的监管随即收紧,她已暂停大批量到店采购,近期不接急单;她的妹妹帮助带货去广州时曾遭到抽查。

吸引岛外游客 还欠几把火

“单纯从市场的角度来看,不应该去管(代购)。如果严厉打击代购,海南免税行业的收入、海南政府的税收会减少。”香港理工大学酒店及旅遊业管理学院副教授麦磊明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但是,他又表示,从海南岛外,即大陆市场的角度,应该做一定监管。“如果每天有很多人代购运到大陆销售,那么会搅乱大陆的有税市场,对大陆的税收、金融都有影响;真正去海南购物的消费者也不得不排队,还可能买不到货。”

目前尚没有数据显示海南免税市场中,代购和普通消费者的比例。不过,从海关总署披露的数据或许可以看出一些端倪。海南免税新政实施的第一周,即7月1日至7日,购物旅客人次排前三的省份为海南(占8.1%)、四川(占7.7%)和湖南(占7.2%),后两者在海南游客的客源地排名中均不在前列。

海南免税市场对岛外的普通消费者真的具备足够的吸引力吗?如果没有代购,普通消费者能够撑起海南免税市场吗?

首要问题是,外省游客愿不愿意飞赴海南。“飞去海南本身就有成本,大多数消费者是旅游的时候顺便购物,而不是为了购物顺便去旅游。”中信银行国际首席经济师廖群对记者表示,“免税要与旅游结合起来才有意义,如何吸引内地人去海南是一个问题。如果光是去购物,就比较局限。”

2010年国务院曾经公布计划在2020年将海南初步建成世界一流海岛休闲度假旅游胜地,但现在看来距离“国际旅游岛”的目标还有很远。与普吉、巴厘等东南亚的热门海岛相比,海南在价格、景点质量、服务水平等方面都不占优势。

即使是从购物本身来看,目前无论是海口还是三亚免税城的商品价格和数量,都不具备太大的吸引力。

以香化产品为例,雅诗兰黛、海蓝之谜等最受欢迎的品牌,与日上免税航、跨境电商的价格相比并不算最低。雅诗兰黛的拳头产品“小棕瓶”眼霜可以算是一个比价的基准,海南免税城的价格是680元两瓶,的确低于每瓶510元的官方定价,但在“618”、双11等购物节大促时,电商平台上的售价会低至每瓶300元以下,比免税城的价格还低不少。

在其他代购渠道,可以获得更低的价格。因出境游停摆而转做代购的导游老朴告诉记者,他最近从韩国乐天等免税店远程拿货,雅诗兰黛的“小棕瓶”眼霜两瓶550元。“海南不便宜。”不过,他声称因涉及进货价格等“机密”,没有向记者展示购买凭证。

苹果手机是海南的抢手货,“便宜两千块的iPhone”也曾在媒体上被爆炒过一番。免税新政规定手机单次限购4件,但是实际上,消费者能买到的手机比限购的数量还少。主要原因是缺货。在海口日月广场免税店的苹果手机柜台,消费者围着唯一的一个“柜姐”询问何时进货。在品牌方面,爱马仕、路易威登等一线奢侈品尚未出现在海南。

“游客都会精打细算,去海南一趟花的机票、酒店费用能不能通过免税的差价赚回来,不能赚回来,购物就没有那么大的吸引力。”麦磊明说。

麦磊明认为,免税商品价格偏高与市场垄断不无关系。目前,消费者在海南免税店的消费,都贡献给了中国中免(原名“中国国旅”)。海南的“三城四店”完全为其一家所拥有。

“香港零售业繁荣的一个重要因素是市场竞争。游客可以去品牌店购买,可以去免税城购买,可以在机场买,选项多了,在价格、品牌方面都有的比较,店铺、商场就愿意让利给消费者。”麦磊明说。

开放竞争是第一步

“我们期待海南建立一个公平开放的环境。”全球最大的奢侈品集团LVMH大中华区总裁吴越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海南免税零售行业逐渐走向开放,就好比20世纪70年代末全国有税零售行业起步的飞跃发展——当时的‘友谊商店’曾经是唯一的高端进口商品零售窗口,但是之后的开放才带来市场繁荣。有了市场允许公平竞争,就能赢得多方的参与、水准的提升、受众的获利,从而可以构建起大都市的优质零售生态。海南自由岛,免税零售肯定需要打破垄断、实现公平,而整个行业也需合规合法的透明经营。一旦透明,很多政府担忧的问题可以迎刃而解。”

“自贸港新政的公布,国际时尚行业自然关注;但大家更关注实施开放市场的举措。”在过去十几年来,吴越一直深度观察着海南高端零售行业的曲折发展,期待现状得以改善。他说:“海南免税市场的概念,不是突发奇想。过去数十年也已经有了‘离岛免税’。最近新政公布,起步阶段暂时还没有打破特许经营的授权,海南的高端零售面貌难以焕然一新。”

LVMH集团旗下的路易威登(LouisVuitton)曾在2008至2015年期间,在海南三亚的丽思卡尔顿酒店商场营运过一家精品店,但因市场环境的发展迟缓而撤出。吴越表示,头部的国际时尚高端零售品牌,需要寻找到合适的经营环境、零售项目、营运伙伴,需要充足的时间来落成门店。“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建立高端零售生态的逻辑,完全不同于建立工厂或房地产基建项目,不以签协议、握手剪彩为焦点,而是精工出细活的结果。”

这一次,随着免税新政落地,海南省发出了放开免税行业竞争的信号。7月10日,海南省财政厅、商务厅、市场监管局宣布,按照经营品牌、品种、价格和国际三同步的原则,采用招标等市场化竞争方式选择并确定新增加的海南离岛免税购物经营主体。未得到国家相关部门和海南省批准,任何企业不得擅自发布在海南设立离岛免税购物店开展免税品经营的相关信息。

进入6月以来,A股市场免税概念股一路狂涨。王府井集团率先获得免税牌照,其后,百联股份、岭南控股、鄂武商、大商股份、欧亚集团、南宁百货、友阿股份、中百集团、步步高、东百集团共计10家上市公司宣布向相关政府部门提出免税品经营资质申请。这些公司均声明最终能否取得资质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不过,上述大多数是百货公司而没有旅游业背景,且无一公开表示布局海南。此时申请牌照,究竟意在海南,还是为了“蹭热度”拉升股价,或者是为了布局另外一种免税业形态——市内免税,尚存在疑问。

除了上市公司的狂欢,相关企业注册量也呈现十倍级的增长。企查查数据显示,目前我国与免税相关的企业共有8623家,其中上半年新增企业达到3871家,同比大涨1377.5%。背靠政策优势的海南省相关企业数量达到4264家,占据全国总量的49.4%,排名2至4名的分别是广东、福建、江苏等东南沿海省份。

国际免税店品牌也密切关注着海南。诞生于香港的免税店品牌DFS回复问询称,“一旦DFS集团得到许可来参与布局,我们一定拥抱良机,在此创建全世界最创新、最极致的零售环境。我们相信,《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总体方案》将是全面挖掘海南旅游创收的潜力的巨大机会。”

DFS方面与海南免税行业有不浅的渊源。据DFS称,曾经把它在日本冲绳岛首创的国人免税零售店模式分享给海南政府和中免;2012年起,DFS为海免在海口美兰机场的免税店供货。双方的合作持续了7年,后因中免收购了海免51%股权并接管了海免的供货业务,在2019年初终止供货。

在海南自贸港的宏伟蓝图中,现在炙手可热的“免税牌照”在未来或许不再是一个敲门砖。根据《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总体方案》,2025年前,适时启动海南全岛封关运作,建设海关监管特殊区域。

业界对于“全岛封关运作”的理解是“全岛免税”,即香港“全岛免税”模式。届时,海南岛的任何一家门店都是免税店,品牌方的销售无需依托于特许经营的免税城。这对于品牌方而言是更大的吸引力。吴越表示,期待政府如何尽快让全岛封关运作落地、杜绝走私,建立公平的市场机制。

无论未来海南免税业的开放走到哪一步,可以肯定的是,中免在海南的垄断地位不会一直保持下去。

不过,即便打破垄断,在海南岛上,中免也已占尽先机。因历史积淀、项目资源等优势,其龙头地位在短期内难以被撼动。除了拥有目前海南全部四家免税城,中免还在建设海口市国际免税城。

这座免税城位于海口市西海岸新海港东侧,拟建设规模约93万平方米,含免税商业、有税商业、办公、酒店、人才公寓等,是国内最大规模的国际免税综合体建筑群。该项目拟投资金额128.6亿元,计划在2022年1月竣工备案、商业进场,2022年6月开业。

中免所属的中国旅游集团表示,海南离岛免税购物政策的调整堪称千载难逢的历史机遇,集团将充分用足用好优惠政策,进一步丰富离岛免税商品种类,优化商品结构,引进国际一线高品质、高水准的产品,以迎接这次离岛免税政策调整落地,满足岛内外居民游客高端消费需求。


来源:财经杂志

责任编辑:李林森


版权声明:【人民日报人民文旅】遵循行业规范,所有转载稿件均已标注作者及来源,不代表本站观点;原创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看法,不代表本站观点;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请勿转载,获得转载授权后请注明作者以及来源为“人民日报人民文旅”,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投稿可能会经过编辑修改或补充